常青

新篇

        小樱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,或许说这是她在梦里想象过无数次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距离四战过去已经两年了,似乎木叶的每个人都在忙着修补大战遗留下的创伤,但这些人里却不包括他,那个她挂念了两年,不,严格地说应该是五年的人。她已经习惯了没有佐助君的木叶,虽然她很不想习惯。她有时很恍惚,是不是佐助君根本就没回来过,可是回过神来两年前在额头上那一点仿佛是上一秒才发生的,温热的触感她现在仍然记得。她其实很容易满足,没有拥抱,没有亲吻,只有额头上的一点,一句“下次一起吧”,她就脸红心跳不已了,她就心甘情愿地又等了他两年了。好多人说她傻,她暗暗笑了笑,她才不傻呢,佐助君从来没对其他女生作出过承诺,他从不食言,她知道她总会等到佐助君的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想到这里,小樱定了定心神,深呼了一口气,又充满活力地继续大步往医疗部走去。还未走两步,她就远远地看见井野冲她飞快地跑了过来,一边跑一边叫着她的名字。小樱以为是医疗部又来了伤势严重的病人,当井野喘着气撑着膝盖停在她面前,抬起头来时,她看着她嘴巴一张一合地说了好多,可她就听见了一句话,她感觉脑中有什么东西就像烟花一样炸开了,井野还在说着什么,但她听不进去了,她心里只是一直重复着那句话: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佐助君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她顾不得其他的了,绕开井野就拔腿像箭一样往火影大楼冲了过去。她真的,真的等到佐助君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她跑得很快,好像背后有洪水猛兽追着她似的,连路边的村民对她热情的招呼声也全然听不见了。没一会儿,她就到了火影大楼下,小樱气喘吁吁地撑起身子,抚着胸口试图平复自己的呼吸,虽然如此一来,她更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飞快的心跳声。又理了理头发,她正抬起一条腿准备迈进大门,背后却突然响起一阵熟悉的嗓音: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小樱吗?”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刚刚还跳动不已的心跳声却蓦地停了一拍,是佐助君,小樱缓缓转过身,就看见一个男人笔直地立在她面前,定定地看着她,阳光在背后斜斜地照在他的发梢上,他一身墨黑的斗篷,尽管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,但却意味地为他添上了一丝柔和的气息。小樱微微抬起手,冲他挥了挥,嘴角也跟着不自觉地上扬: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欢迎回来,佐助君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“啊,我回来了。”小樱突然有些局促,这两年来,她每天都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佐助君说,可是到了再见的这一天,她却突然都说不出来了,或许,是都不重要了。但有那么一件事,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下的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佐助君你……怎么这么突然就……回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有些重要的发现,回来当面交接一下比较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 小樱不禁有些失落,笑容也渐渐黯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么说,佐助君还要继续旅行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啊,是的。”察觉到小樱的变化,佐助有些不忍心,轻阖上了眼,轻轻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么,这次可以把我也带上吗?”佐助像是有些惊异似的快速睁开了眼,面前的少女有些期待地张大双眼看着他,带着些小心翼翼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察觉到佐助的目光,以及对她而言稍微有些漫长的沉默,小樱泄了泄气地低下了头,搅着纤细的手指吞吞吐吐地解释道:
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个上次……因为佐助君对我说‘下次吧’,所以我……”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想好了。”佐助打断了她的解释,突然出声道。虽然是陈述的语句,但熟知佐助说话方式的小樱听出了疑问的意思,也听出了他默许的意思。她猛地抬起头,坚定地看着他说:
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会遇到什么困难,佐助君,可是我也不是什么柔弱的女子哦,我一定不会给你添麻烦的,我现在的医疗忍术还不错啦,我会尽力帮助你的,你也不用你管我,做你自己的事就好了……”她又忍不住像小时候一样,在他面前自顾自地滔滔不绝起来了,佐助有些头疼,但却意外地不觉得抵触。他没等她的话说完,就转身准备离开了。察觉到佐助的举动,小樱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有些着急了:


        “诶,佐助君?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明天早上八点,村口集合。”扔下这一句,佐助就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了,嘴角却不自觉地扬起一个弧度。



        还留在原地的小樱,因为刚刚这句话有些不敢相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脸,又静下心来闭上眼,双手合上印,大喊了声“解”。做完这些之后,她确定自己既不是在做梦,也没有中幻术,佐助君是真的同意和她一起旅行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回忆至此,小樱将目光重新投回那个离她面前不远处稳步前行的男人身上,这是她和佐助君一起旅行的第一天。一路上两人的对话总共不超过十句,但她依然很满足了,她知道佐助君的性格,他不爱说话,她也知道,佐助君能同意她一起旅行已经是很难得了,她想,或许对佐助君而言她是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的。



       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去,从木叶村出来是一片树林,并没有什么可供休息的住所,佐助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空地,他们今晚只能睡在这了。出于忍者的本性,小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,利落地拿出她的背包,开始为佐助和她自己整理睡铺。佐助在她身侧靠着树,看着她的一举一动,似乎还听见她小声哼着轻快的歌,他有些心浮气躁,开始怀疑带她出来是否是正确的。他突然想去透透气,对小樱说了句“我去看看周围的情况”就转身跳上了树枝。


        他在山顶上吹了会儿风,但是好像也并没有什么用,回去的路上他顺便打了一壶水,毕竟现在不是一个人了,不能像以前一样不拘小节了。突然,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,不禁加快了脚步向驻地走去。没一会儿,他就远远地看见一个粉色的小脑袋裹在白色的披风里,她好像睡得很沉,恐怕是昨晚兴奋得一夜没睡。


        佐助轻轻靠近她,从见面到现在,这是他第一次静下心来仔细观察她。小樱侧身睡着,一边的樱发不听话地拂在她的脸颊上,他伸手自然地将她的细发别在耳后。他觉得,小樱这两年似乎没什么变化,身高没变,相貌没变,头发也还是一样的短,最主要的是,面对他时,还是一样的激动羞怯,他有些好笑,这么多年了,都没什么长进。不过,他不得不承认的是,她的能力确实成长了许多,她真的达到了能和他与鸣人一样的高度了,他自觉是想多了,之前的怀疑根本是无须有的。


        佐助轻轻合上了眼,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地,又像是忽然释然了似地,他微不可查地扬了扬嘴角,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着: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就这样,一起吧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一阵微风吹过,他浅浅的呢喃声也随风散去了,微风拂过樱别着细发的耳边,她动了动,翻了个身又安心地沉沉睡去了。













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   PS: 请容许作者在这里碎碎念一下啦。

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第一次发文,献给了佐樱。文笔不好,请大家多多包涵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记得初中有一年看了一整个暑假的火影(现在已经是大三的老阿姨了),就一直很萌佐樱这一对,尤其是看到月下分离那一集,自己也不自觉地跟着小樱哭了起来。后来虽然因为读书的原因没有继续看下去,但那一幕却一直无法忘记。最近一些契机又让我重新拾起了火影,萌佐樱的心依然还是没有改变呢哈哈哈(≧ω≦)/


        写这篇文的目的是想要写出我心里佐樱的样子(希望没有OOC,二柱子的性格真的太难把握了(๑•́ ₃ •̀๑)),而且实在是很喜欢佐樱一起旅行的梗。可能因为从这里开始,佐樱就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吧,所以起名“新篇”。


        希望大家喜欢!(*^ω^*)